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淮北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8 07:18:2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淮北白癜风医院,穆棱白癜风医院,外伤会诱发白癜风,临沂白癜风会传染吗,景泰白癜风医院,浏阳白癜风医院,甘肃能否治愈白癜风

原标题:留在儿子心里的伤,该如何治愈?

倾诉

最深的伤痛

吴成,40岁

最近虐童的新闻一个接一个,我都是只扫一眼标题,从不打开去看详情。那种撕心裂肺的痛非亲历者难以想像,经历过一次人就已经毁掉了大半。是的,我是亲历者,我的儿子3岁半时不幸被虐待过。

那个暑假,我和妻子两人都忙疯了,我和朋友合伙开的小工厂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我24小时吃喝拉撒全在厂里。家里唯一的老人岳父摔断了腿住院治疗,妻子家里医院两头跑。放暑假的儿子本来由保姆周姐照顾。恰好周姐家里又在盖房子,她必须回去。看见我们这种情况,周姐主动提出让儿子跟她去乡下,因为周姐是妻子的远房亲戚,我们非常信任,也觉得男孩子到乡下去过暑假也还不错,立马就同意了,除了预付工资和儿子的生活费,我们另外还包了一个红包给周姐,把儿子托付给她。

我们至今也不清楚那一个多月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儿子从乡下回来时身上有不少淤青,主要分布在腋下和大腿内侧这些不容易注意到的地方。性格像变了一个人,以前的话包子变成了一天不说几句话的闷声,眼神总是又胆怯又敏感,晚上睡觉很不踏实,一个晚上要醒几次,还常做恶梦。我们问周姐,她一边道歉一边解释说快回城里前儿子和乡下一个野孩子打过几次架,都打输了,她去教训过那个出手狠的野孩子。我们很心疼,但想想毕竟是小孩子之间打架,而且已经过去了,也没多说什么。

不久周姐就辞职回乡下了,我们才从其他亲戚那里得知周姐的儿子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平时好好的,一发病就乱打人,现在发病频率越来越快了,家里必须有人守着。妻子突然明白过来,赶紧问儿子身上那些伤是不是被周姐的儿子打的?儿子咬着嘴唇什么也不说,但眼睛里全是泪。我气疯了,当即要带儿子去乡下讨说法,儿子坚决不去。我自己去了一趟,周姐拉着她的儿子双双跪在我面前……

两年多过去了,儿子的性格依然敏感孤僻,偶尔又极端暴燥。作为家长愤怒和心疼的同时到底该如何帮助他走出阴影?

对话

生活要继续,请开始疗愈

张娓:这个不幸事件对儿子,对你和妻子都是一个很严重的创伤。

吴成:我和妻子已经分居了一年多了。周姐是她的远房亲戚,她居然不了解周姐儿子的事情。

张娓:你为此指责她?

吴成:她确实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她自己也很内疚,害怕面对儿子。

张娓:儿子现在跟谁生活在一起?

吴成:当然跟我,我早把那破工厂给关了,也没出去上班,每天就陪着儿子。

张娓:儿子被虐这个不幸事件至今还在深深影响你们一家。

吴成:估计我们一辈子都会活在这个阴影里。

张娓;你很希望帮助儿子走出阴影,如果你们家长自己一直还在阴影里,怎么帮助他?

吴成:我该怎么办?

张娓:要疗愈孩子,先疗愈自己。生活要继续,请尽早开始疗愈。

手记

重获爱与安全

23日下午,我和吴成在人和一家茶楼见面。穿着黑棉袄的吴成不停在地搓手。我想让服务员找个烤火炉,吴成说算了,不麻烦了,里面再暖和,出去还是会很冷。我给他泡了杯我自己带过来的红茶,吴成摇摇头说谢谢,他现在除了白开水什么也不能喝,否则晚上会整夜睡不着觉。

过了一会,他说我能抽支烟吗?我说如果你很想抽就抽吧,请把窗户打开。他到窗户边,打开窗,对着外面点燃了烟,没抽两口又摁灭掉。重新回到座位上,他的精神似乎好了些,开始不停地自我遣责自我批判:你说我当时怎么这样愚蠢呢?为了一个不赚钱的破工厂把什么都搭上,就是抽不开身,我也可以把儿子带在身边呀,不让他去遭这么大的罪!我这辈子就错在一个蠢上,不仅自己蠢,还找了一个很蠢的老婆……

我默默地听着,等他稍稍平静之后,给他的杯子里加了点开水,对他说,我能够感受到你的痛苦,愤怒,挫败、愧疚和无力。他说是的,太难受了,又什么也做不了,如果凶手不是病人,我一定会替儿子打回来。我点点头,说是的,遇到这种事情太让人难受了。

吴成说儿子当时不知遭了多大的罪,受了多大的惊吓,他之前的世界那么幸福美好,现在一切都毁了。我有些小心翼翼地说,这确实是一件很不幸的事,但我们不妨来作一个假设,如果儿子被虐之后,你们能够给儿子更多的陪伴和照顾,用语言和行动告诉儿子,恶梦已经结束,生活恢复了正常,他的环境是安全的,有爱有温暖有保护的。而不是让他感受到这是一个无法结束的大灾难,每个人都很难过,父母还因此分开,生活完全被改变。儿子的状态会不会比现在好些?吴成很愤怒地站起来,大声说你真是坐着说话不腰痛,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生活怎么可能不发生改变?

我想了想,用尽可能平和的语气说,抱歉我的话刺激到了你,让你难受。如果你只想听到同情和安慰,我可以收回刚才的话。如果你希望有所改变,请允许我继续说几句不那么好听的话。我想说明一下,我没有任何批评指责你的意思,因为我根本没有这个权力。他想了想,重新坐下,用很轻的声音说,你说吧。我说谢谢,不幸已经发生,除了痛苦、愤怒、悲伤,我们必须努力从中走出来,让生活如常。否则,不幸就一直在继续,痛苦、悲伤、愤怒也一直继续。这些情绪是真实的,我们要接纳,但同时也要清楚,仅有这些,对创伤康复远远不够。我们更需要的是面对现实,不逃避,用积极的行动从不幸中走出来。

吴成更频繁地搓自己的双手,我说尽可能让生活正常吧,让孩子有一个稳定安全温暖的养育环境,和妻子好好谈谈,只有你们都放下愧疚感无力感,不再彼此指责和自我指责,而是达成深深的爱与谅解。这样你们才有力气去爱儿子,给儿子安全和温暖。你是父亲,是丈夫,一家之主,希望你能最先行动,为家庭负起责任,该工作工作,该带儿子接受治疗就去治疗,祝福你们,祝福儿子,早日疗愈,重获爱与安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北京治疗白癜风哪里安全